• 范文大全
  • 个人简历
  • 教案下载
  • 课件
  • 优秀作文
  • 试题库
  • 诗词鉴赏
  • 国学散文
  • 励志
  • 名人名言
  • 黑板报
  • 文档下载
  • 酷米文库
  • 当前位置: 酷米范文网 > 优秀作文 > 正文

    功能对等国外研究现状 [家庭功能的研究现状]

    时间:2019-08-09 02:32:12 来源:酷米范文网 本文已影响 酷米范文网手机站

      【摘要】 目的 探讨家庭功能的研究现状。方法 在中国期刊网 ,利用文献检索法查阅了近年32篇研究论文,进行归纳分析,从不同侧面探讨家庭功能等问 题。结果 系统论述了家庭功能的理论、家庭功能的测量、影响家庭功能的 因素等。结论 每种家庭功能理论及测量都有其优点和缺点,影响家庭功能 的因素是多方面的。
      【关键词】 家庭功能;家庭功能理论;家庭功能的测量;影响因素
      
      A Study on Present Condition of Family Function. Li Jianming, Guo Xia. D epartment of Psychology, North China Coal Medical College, Tangshan 063000, P.R.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present condition of family func tion. Methods To utilize literature retrieval to review 32 arti cles published on period ical web of china. and to gather and analyses. To explore the questions of famil y function from deferent flank. Results It discussed thetheory of famil y function, the measure of family function, and the influence factors of familyfunction.etc. Conclusion There are merit and demerit in each fam ily function theories and measure. The influential factors of family function ar e many aspects.
      【Key words】 Family function; Family function theory; Family functiona l measure; Influential factor
      
      1 家庭功能的概念
      
      一般来说,家庭的功能受家庭性质、结构所制约,不同的社会形态构成不同的家庭功能 。有些是共同的,任何社
      会都具有,被人家普遍接受并认同;有些功能会随着时代的改变, 在内容和形式上有新的变化,有些功能则是新派生出来的。
      自20世纪70年代提出“家庭功能”概念以来,对家庭功能的定义可谓众说纷纭,Shek, DT.为代表,他们主要用家庭的具体特征来定义家庭功能。如Beavers用家庭的关系结构、反 应灵活性、家庭成员交往质量和家庭亲密度、适应性来表示一个家庭的功能[1]。O lson认为 ,家庭功能是家庭系统中家庭成员的情感联系、家庭规则、家庭沟通以及应对外部事件的有 效性。以Epstein为代表,他们主要从家庭完成的任务来定义家庭功能。如Epstein和Skinne r认为家庭的基本功能是为家庭成员生理、心理、社会性等方面的健康发展提供一定的环境 条件。为实现这一基本功能,家庭系统必须完成一系列的任务,主要有三种必须克服及完成 的任务:基本任务范围:如何如处理衣食住行等基本的物质需要问题;发展任务范围:如何 处理不同成长阶段带来的问题,处理青少年初次离家、升学、结婚或怀孕等适应并促进家庭 及其成员的发展;危险任务范围:如何处理疾病、意外、失业、工作转变等因素带来的危机 。家庭应满足个体在衣、食、住、行等方面的物质需要,适应并促进家庭及其成员的发展, 应付和处理各种家庭突发事件等等[2,3]。
      
      2 家庭功能的理论
      
      2.1 结果取向的家庭功能理论 结果取向的家庭功能理论认为,可以根据家庭功能发挥的 结果把家庭划分为不同的类型,有些类型是健康的,有些则是不健康的或是需要家庭治疗和 干预的。Olson环状模式理论和Beavers系统模式理论是这一取向的家庭功能理论的代表。
      2.2 Olson的环状模式理论 该理论于1978年提出,并经过25年的不断发展和完善,主要用 于 家庭研究、临床评估、训练、婚姻和家庭治疗。它以家庭系统理论为基础,通过对家庭治疗 、家庭社会学、社会心理学和家庭系统论中描述婚姻与家庭的50多个有关概念进行聚类,得 到描绘家庭功能的3个维度,即家庭亲密度、家庭适应性和家庭沟通。该理论假设家庭实现 其基本功能的结果与其亲密度和适应性之间是一种曲线关系,亲密度和适应性过高或过低均 不利于家庭功能的发挥,平衡型家庭比不平衡型家庭的功能发挥要好;家庭沟通是一个促进 性因素,平衡型家庭比不平衡型家庭有更好的沟通[3]。
      有很多研究者对Olson的环状模式理论进行了检验,得到了与理论假设一致的结果,但 也有部分研究得到了不同的结论,如Anderson等人[4]根据自己的研究提出了线性 模型假设 。他们认为:功能良好的家庭在亲密度和适应性量表上的得分较高,而功能不良的家庭的得 分较低。
      1991年,Olson根据这些研究对自己最初的曲线模型假设进行了修订,将其修改为三维(3 -D)线性模型理论。这一线性模型认为,在亲密度和适应性上得分高的家庭的功能是良 好的,而得分低的家庭的功能是不良的;同时,他还认为,虽然曲线和线性模型的假设不同 ,但两者并不存在本质上的冲突[5]。
      随着研究的深入和理论的发展完善,Olson越来越强调使用多种方法(临床观察和自我 评价法等)、多报告人(让所有家庭成员进行评价)、多维度(从家庭亲密性、适应性和家 庭沟通3个维度来综合评价)、多系统(不仅仅评价家庭成员中的个体,也包括夫妻关系、 亲子关系、家庭整体以及家庭与家庭外成员的关系等)对家庭功能进行评价。
      2.3 Beavers的系统模式理论 Beavers等人1977年提出了家庭系统模式理论[6]。 他们认为, 家庭系统的应变能力与家庭功能的发挥之间是一种线性关系,即家庭系统的能力越强,则家 庭功能的发挥越好。Beavers的系统模式理论从两个维度考察家庭功能:一是家庭在关系结 构、反应灵活性等方面的特征,它与家庭功能发挥的效果之间呈线性关系;二是家庭成员的 交往风格,它与家庭功能发挥的效果之间呈非线性关系,处于两个极端的向心型交往和离心 型交往均不利于家庭功能的发挥,家庭成员常会出现适应障碍。
      2.4 过程取向的家庭功能理论 过程取向的代表理论是McMaster家庭功能模式理论和Skinn er 等人的家庭过程模式理论。这两个理论的提出者都认为,对家庭进行类型上的划分在临床实 践中并没有用处,对个体身心健康状况和情绪问题直接产生影响的不是家庭系统结构方面的 特征,而是家庭系统实现各项功能的过程。家庭实现其功能的过程越顺畅,家庭成员的身心 健康状况就越好。反之,则容易导致家庭成员出现各种心理问题以及家庭出现危机。
      2.5 McMaster家庭功能模型理论 Epstein[7]等人认为,家庭在运作过程中如果 没能实现其 各项基本功能,就很容易导致家庭成员出现各种临床问题。他们在1978年提出了以家庭系统 运作过程为核心的McMaster家庭功能模式理论。
      该理论假设:家庭的基本功能是为家庭成员生理、心理、社会性等方面的健康发展提供 一定的环境条件。为实现这些基本功能,家庭系统必须完成一系列任务以适应并促进家庭及 其成员的发展,实现家庭基本功能和完成基本任务表能力主要表现在6个方面:(1)问题解决 能力(problem solving);(2)沟通(communication);(3)家庭角色分工(family role); (4)情感反应能力(affective response);(5)情感卷入程度(affective Involvement) ;(6)行为控制(behavior control)。根据家庭在上述几个方面的表现,可以明显看出家 庭功能发挥良好与否。
      2.6 家庭过程模型理论 该理论是Skinner[8]等人于1980年提出的。它把和家庭 相关的不同概念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全面而清晰的家庭功能的概念与结构。
      家庭过程模式理论认为,家庭的首要目标是完成各种日常任务,包括完成危机任务。每 项任务都需要家庭一起去应对。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家庭及其成员得到成长,并使家庭成 员之间的亲密度得到增进,维持家庭的整体性,发挥好家庭作为社会单位的各项功能。该理 论提出了评价家庭功能的7个维度:任务完成、角色作用、沟通、情感表达、卷入、控制和 价值观。要想很好地完成各项家庭任务需要家庭成员分配并各自承担不同的角色;角色的分 配就需要沟通;沟通过程必然存在情感的表达,情感表达可以阻碍或促进任务完成和角色的 承担;家庭成员相互卷入程度也对家庭任务完成有影响;控制是家庭成员相互影响的过程; 家庭应该能够维持自己的家庭功能,同时在任务发生变化时去适应变化的需要;最后,家庭 任务的确定以及家庭如何完成任务受到家庭成员的价值观和家庭规则,特别是家庭背景的影 响,价值观和规则是家庭任务完成的背景。
      家庭功能过程模型强调家庭动力和家庭完成任务的过程。家庭功能过程模型不同于McMa ster家庭功能模式理论,这表现在3个方面:过程模型并不仅仅是列出了家庭功能的主要维 度,它还强调维度之间是如何相互影响的;过程模型从个体、相互关系和整体3个水平对家 庭功能进行评价,而McMaster模型没有从不同水平去评价;过程模型把家庭作为一个更大的 社会系统,并强调了家庭成员的价值观和家庭规则,McMaster家庭功能模式理论没有涉及这 一点。而且,根据家庭功能过程模型发展出来的家庭评价量表更加全面和完善,量表还包括 社会赞许性和防御反应方式测验。在临床上,从3个水平对一个家庭进行评价,可以得到更 丰富的信息,评价会更系统、更全面。
      
      3 家庭功能的测量
      
      家庭功能的概念被提出以来,学者们也致力于对此的测量研究。现在常用的量表有四种 。
      3.1 家庭关怀度指数问卷(家庭APGAR问卷) 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Smilkstein医师19 78 年根据家庭功能的特征设计了家庭关怀度指数问卷,它是一种以主观的方式来探讨病人对本 身家庭功能满意程度的工具。该量表评价家庭适应度(Adaptation)、合作度(Partnership )、成长度(Growth)、情感度(Affection)、亲密度(Resolve)五个方面,因而又简称为 家庭APGAR问卷。每个问题有三个答案可供选择,由评估对象在表格适当的小方格内打勾。 其优点是简单、快捷,且有良好的信度和效度,因此在临床上,特别是在全科及家庭医疗中 广为应用。它也存在着一些缺陷:一是该问卷只能较多地反映个体对家庭功能的主观感受, 并不能完全客观地反映整个家庭的功能。TD Thou等[9]的研究表明,同一家庭内不 同的家庭 成员的得分并不一致,说明该问卷受个体差异的影响。二是问卷得分低的个体,并不意味一 定发生问题。若个体有较优良的调适能力,或环境中有足够的正面引导、支持,即可弥补家 庭功能的不足。
      3.2 家庭环境量表(FES) Moos等1981年编制了家庭环境量表(FES),包括10个分量表, 90个是 非题,它从10个方面来评价不同类型的家庭社会和环境特征,以帮助个体和家庭成员了解自 身家庭的特征和危机状态下的家庭状况。国外已用此量表评价各种家庭类型(包括其他种类 缺陷的家庭)和干预下的家庭状况的变化。由于此量表中的某些概念和项目不适合中国家庭 ,国内学者对量表进行三次修订,形成家庭环境量表中文版(FES-CV)。目前国内多用于评 价精神分裂症病人的家庭,以期让精神病人在社会心理康复中得到家庭的重视和照顾,同时 也可对参于家庭治疗的人员在治疗前后测查其家庭关系和家庭环境的变化。但其是否适合评 价有其他种类缺陷的家庭并说明该量表评价家庭随时间变化的灵敏性,是否可用于评价中国 农村更为复杂的家庭,还需要做进一步的研究。
      3.3 家庭功能评定量表(FAD) Epstein编制的家庭功能评定量表(FAD)[10]、家 庭功能评定 量表总共60个条目,重点在于研究家庭系统思维内涵中的家庭结构、家庭组织与互动型态的 交互作用,以及家庭中的成员是如何通过问题解决的模式来处理以上三种任务,包括问题解 决(Problem sloving,PS)、沟通(Communication,CM)、角色(Roles,RL)、情感反应(A ffective Responsiveness,AR)、情感介入(Affective Involvement,AI)、行为控制(Be havior Control,BC)、总的功能(General Functioning,GF)七个分量表。该量表是一个 筛选问卷,其目的是简单有效地找到家庭系统中可能存在的问题,其所确定的问题均可进一 步在生物、心理和社会因素方面进行探讨。
      3.4 家庭亲密度和适应性量表(FACES Ⅱ) 家庭亲密度和适应性量表(FACES Ⅱ)由Ols on等 于1982年编制。该量表为自评量表,包括两个分量表,共30个项目。在美国,此量表主要应 用于对不同的家庭类型进行比较,找出在家庭治疗中需要解决的各种问题的评定家庭干预的 效果。我国学者为了适应中国国情和文化,对FACES Ⅱ进行修订,修订后的“家庭亲密度和 适应性量表中文版(FACES Ⅱ-CV)”的常模与原英文版本的常模相似,因而可直接对中西方 的研究结果进行比较。但对其能否适用评价除精神病病人的家庭以外的其他种类缺陷的家庭 ,并说明该量表评价家庭随时间变化的灵敏性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4 家庭功能的影响因素
      
      影响家庭功能的因素很多,但我们可以从横向和纵向两个角度进行分析。从横向的角度 来看,可以分为非家庭关系因素和家庭关系因素。从纵向的角度来看,可以划分出发展阶段 和生活突发事件两个因素。
      4.1 非家庭关系因素 非家庭关系因素是指家庭中并不涉及家庭成员之间关系的一些因素 ,如家庭结构、家庭的社会经济地位等。已有的研究发现,家庭功能与这些非家庭关系因素 密切相关。
      4.1.1 家庭结构 Bernstein采用家庭功能评定量表(FAD)对134个学校拒绝(school ref usa l)儿童的家庭功能进行了测量,结果发现,与完整家庭相比,单亲家庭表现出更多的家庭 问题。单亲家庭的主要问题表现在家庭功能维度中的角色作用和沟通上。然而,在家庭结构 是如何影响家庭功能(是直接影响,还是通过其他中介变量,如抚养方式、亲子关系而间接 影响)这一问题上,研究并没有得到一致的结论。McFarlane和Bellissimo[11]从1 1所学校 选取了801名10年级学生为被试,考察父母抚养方式对家庭结构、家庭功能、青少年心理健 康的影响,结果发现,家庭结构并不能有效地预测家庭功能,而父母抚养方式才是家庭功能 和青少年心理健康的主要影响因素。
      孙玉枝和寇玉坤等[12]调查发现,在选择子女照顾自己及选择社会照顾自己方面 ,APGAR 得分高的老年人与得分低的老年人相比,差别有显著性的意义,老年人与子女联系方式不同 对家庭功能的影响间差别有显著性意义。汪凯和李秉瑜[13]采用现场询问调查方法 ,发现家 庭和睦程度、受尊重程度、居住环境安全程度、个人收入评价和家庭经济支配权为家庭功能 的重要影响因素。范群和刘建华等[14]研究发现,家庭功能与性别、吸烟、教育程 度、睡眠时 间等有关。易法建[16]调查发现,父亲职业、父亲文化程度及家庭居住环境对家庭 功能具有 不同的影响作用。而家庭居住环境对家庭功能的影响作用不能一概而论,农村家庭在情感反 应与介入方面优于城市家庭,而其他功能维度却比城市要差。池丽萍和辛自强[15] 采用家庭 亲密度和适应性量表调查了我国304个城市家庭的家庭功能状况和影响因素,结果发现,家 庭 功能受到经济收入水平的影响,家庭月收入对家庭适应性并没有显著影响,但与亲密度之 间存在显著的曲线相关。
      4.1.2 社会经济地位 国内学者易法建[16]采用家庭功能评价量表(FAD)对全国 六大区1643 名大学生的家庭功能状况进行了问卷调查,结果发现,父亲职业、父亲文化程度、家庭居住 环境对家庭功能具有不同的影响作用。一般而言,父亲职业为知识分子或干部的家庭,其功 能健康水平优于父亲职业为工人、农民的家庭;但在情感反应与情感卷入这两项家庭功能上 ,后者却优于前者。父亲文化程度较高的家庭的各项功能的健康水平都要高于文化程度较低 的家庭,尤其是在信息沟通、情感反应、情感介入、行为控制及总的功能方面。而家庭居住 环境对家庭功能的影响作用不能一概而论,农村家庭在情感反应与介入方面优于城市家庭, 而其他功能维度却比城市家庭要差。池丽萍和辛自强[13]采用家庭亲密度和适应性 量表(FAC ES Ⅱ)调查了我国304个城市家庭的家庭功能状况和影响因素,结果发现,家庭功能受到经 济 收入水平的影响,家庭月收入对家庭适应性并没有显著的影响,但与亲密度之间存在显著的 曲线相关。进一步的分析发现,月收入为1000~2000元的家庭亲密度高于收入1000元以下的 家庭,尤其是月收入500元以下的家庭,而且也高于收入2000元以上的家庭。Shek[17 ]根据 家庭经济条件的好坏对1519名中国香港青少年进行分组,考察家庭功能和青少年的心理健康 、学校适应、问题行为的关系。研究表明,与家庭经济条件好的青少年相比,经济条件不好 的家庭的功能和适应有更高的相关,说明家庭经济收入是家庭功能发挥的一个影响因素。
      4.2 家庭关系 家庭关系主要指家庭成员之间的情感联结,如亲子关系、夫妻关系等,也 包 括一些家庭成员之间的互动,如父母抚养方式、亲子冲突、亲子沟通、夫妻冲突及夫妻沟通 等。Shek[18]考察了父母和儿童报告的亲子关系和婚姻质量与家庭功能的关系,结 果发现, 积极的亲子关系和良好的家庭功能相关,父母和孩子对家庭功能的感知和家庭中的双向关系 相关。还有研究发现,亲子冲突和整体的家庭功能相关,亲子沟通能预测父母和青少年感知 到 的整体的家庭功能[19]。但是,这些因素也是某些家庭功能理论(如FAD量表就包 括亲子沟 通、夫妻沟通等)包含的内容,因此,它们究竟是家庭功能的影响因素,还是家庭功能的某 些方面是一个值得继续思考的问题。
      4.3 发展阶段 家庭是一个发展变化的系统,可以分成不同的发展阶段。1983年Olson 根据在 全美范围内进行的一项研究,将家庭分成7个不同的发展阶段:没有小孩的新婚阶段,有学 前儿童的阶段,有小学儿童的阶段,有青少年的阶段,中年阶段,空巢阶段,退休阶段。结 果发现:不同发展阶段的家庭在亲密度和适应性上存在差异。在有青少年的家庭中,49%的 家庭在适应性上有较好表现,但其亲密度略低于其他发展阶段的家庭;在有学前儿童及小学 儿童的家庭中,41%的家庭在亲密度和适应性上的得分低于整体。范群等[20]研究 发现,有 学龄前儿童阶段家庭的家庭功能障碍率较高,为10.53%,有青少年期、空巢期、退休期家庭 的家庭功能良好。池丽萍等人[15]根据结婚时间以5年为一个阶段将家庭划分为5个 阶段,结 果发现,家庭功能在第二个和第三个阶段(即结婚5~10年和10~15年)有一个分界线,在 这之前,家庭功能的亲密性和适应性呈上升趋势,而在这之后,家庭功能呈下降趋势。
      4.4 生活事件 危机理论认为[21],特定的生活事件,如角色转换或家庭成员 死亡、分离都会 防碍家庭成员基本需要的满足,使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出现问题或使家庭出现新的适应,从 而增强家庭功能。Lavee[22]的一项研究结果发现,生活事件和家庭发展变化对家 庭的影响 与家庭类型有关。生活事件会对灵活―缠结型家庭(flexible-connected)产生影响;家 庭 发展变化对结构―独立(structured-separated)型家庭产生影响;而对灵活―独立(fle x ible-separated)和结构―缠结(structured-connected)型家庭而言,家庭生活事件和 家庭发展变化都会产生影响。
      
      5 家庭功能对家庭成员的影响
      
      个体的心理健康水平与其所在的家庭的功能状况有着密切的联系。刘枫、何炜杰等[ 23]通过调节与改善抑郁情绪患者的家庭功能状况,采用Smilkstein的家庭功能评估问卷 ((APG AR问卷)比较家庭功能调节前后患者的抑郁情绪。结果发现,调节前后患者的CES-D均值差 异 具有显著的统计学意义,说明家庭功能的调节对抑郁情绪的影响有正态效应。谢虹和艾宪淮 等[24]研究表明,家庭因素影响着青少年儿童的心理健康水平,心理问题的发生与 父母的养育 方式、受教育的程度及家庭结构、亲子关系有关系。郝玉芳和郝庆英等[25]采用AP GAR问卷 和症状自评量表,结果发现,失职家庭患者除精神病性因子外,其他各因子都与高功能家庭 的 患者有显著的差异。失职家庭的心血管患者较高功能家庭的患者表现出明显的不良倾向,包 括患者有较多的躯体症状;有强迫性的思维和行为;在人际交往中有自卑等消极的自我意识 。汤毅晖和黄海[26]运用家庭亲密度与适应性量表(FACES Ⅱ)发现疏离感与家庭 亲密度适 应性、理想亲密度呈显著的负相关。与家庭亲密度不满意程度、适应性不满程度呈显著的正 相关。张红静和马颖竹采用家庭功能评定量表(FAD)发现老年大学学员的SCL-90各项得分与 家庭功能中的问题解决的能力、家庭成员的沟通、成员的角色及总的家庭功能呈显著相关, 其中家庭成员的沟通、家庭成员的角色和家庭问题的解决能力是影响其心理状况的主要因素 。谢小华和胡利君等[27]利用APGAR问卷为调查工具,研究连续非卧床腹膜透析患 者家庭社 会支持和抑郁的关系,结果显示,抑郁与家庭功能有相关性。家庭功能总分和家庭适应性与 抑郁呈负相关,即家庭功能的指数越低,家庭适应性越小,抑郁程度就越高。
      家庭治疗临床实践表明,家庭功能不良会导致子女出现更多的外显和内隐问题[28]。大 部分实证研究也得到了与此一致的结论:家庭功能和青少年的问题行为存在负相关。有关临 床研究证明,在亲密度和适应性方面表现极端的家庭,尤其是亲密度极度匮乏、家庭角色混 乱、无稳定规则的家庭,特别容易出现家庭成员离家出走或患心身疾病、子女行为不轨等适 应不良现象[29]。Cumsiell和Epstei[30]的研究表明,家庭亲密度和适应 性对青少年问题行 为的产生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国内的研究者也发现了类似的结果[31]。家庭功能与 儿 童青少年的学习不良也有关系。一些研究发现,学习不良儿童更多来自于极端型家庭[ 32]。
      本文从定义、测量、理论、影响因素方面对婚姻质量和家庭功能的研究进展进行了综述。
      对婚姻质量的研究,西方学者长期积累下来的研究成果和日趋规范的学术方式为婚姻质 量的解释研究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和有效的方法支持,他们几十年的学术尝试至少展示出 一些长处。如他们有高度规范化的研究范式,自觉寻求实证支持,并且深入而多角度的解释 分析。但是,也有缺陷,如定义内涵、外延含糊不清,理论建树不多,缺乏可比性,研究样 本的局限性,较少定量分析和检验,尤其缺乏对微观家庭的婚姻稳定性及其影响机制的定量 研 究,仅有的个别研究也没有把婚姻质量列入他们的分析框架,以致微观研究在一定程度上过 高地估计了其他并非主要的影响因素的作用。
      家庭功能的研究,国内的理论研究非常匮乏,仅有的研究也还停留在对国外理论的介绍 、对特殊群体(如学习不良儿童)的状况调查,而对与个体发展的关系的研究非常少,因 此,有必要对中国文化背景下的家庭功能与个体发展结合起来,探讨对个体发展的作用机制 。
      此外,国内的研究采用的多是国外几十年前的量表,虽然这些量表都经过了修订,但毕 竟东西方文化有很大差异,且时代的发展使人们对婚姻和家庭有了更多的理解,如现在我国 独生子女的婚姻问题,“啃老族”的出现等等,国外的量表对中国文化背景的家庭不一定是 适用的。因此,建立中国文化背景下的婚姻质量和家庭功能理论,制定适合中国习惯的评定 量表是在今后的研究中需要做的工作。
      
      6 参考文献
      [1]Shek DT. Family Functioning and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School Adj ustment , and Problem Behavior in Chinese Adolescents With and Without Economic Disadvan tage. Journal of Genetic Psychology, 2002,163(4):497-500
      [2]Miller IW, Ryan CE, et al. The McMaster Approach to Families: theory , asses sment, treatment and research. Journal of Family Therapy, 2000, 22:168-189 and S ki nner Skinner H, Steinhauer P. Family Assessment Measure and Process Model of Fam ily Functioning. Journal of Family Therapy, 2000,22(2):190-210
      [3]Olson, DH. Circumplex Model of Marital and Family Systems. Journal o f Family Therapy, 2000,22(2):144-167
      [4]Yahav R. External and Internal Symptoms in Children and Characterist ics ofFamily System: A comparison of the Linear and Circumplex model. The American Jou rnal of Family Therapy, 2002,30:39-56
      [5]Cynthia F, Calvin LS. Validity of the 3-D Circumplex Model for Famil y Assessment. Research on Social Work Practice, 1993,3(3):258-276
      [6]Beavers WR, Hampson R. The Beavers Systems Model of Family Functioni ng. Journal of Family Therapy, 2000,22(2):128-143
      [7]Epstein Miller IW, Ryan CE, et al. The McMaster Approach to Familie s: theo ry. assessment, treatment and research. Journal of Family Therapy, 2000,22:168- 189
      [8]Skinner H, Steinhauer P. Family Assessment Measure and Process Modelof Family Functioning. Journal of Family Therapy, 2000,22(2):190-210
      [9]TD Chou, CH Huang, HW Lin, ect. A Study On the Application of FamilyAPGAR. Chinese Journal of Family Mdeicine, 1991,2:73-79
      [10]Epstein NB, et al. The McMaster Family Assessment Device. J of Mari tal and Family Therapy, 1983,9(2):171-180
      [11]McFarlane AH, Bellissimo A, et al. Family Structure, Family Functio ning an d Adolescent Well-Being: the Transcendent Influence of Parental Style. Journal o f Child and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 1995,36(5):847-864
      [12]孙玉枝,寇玉坤,杨利军.812例社区老年人日常生活能力、家庭功能及相关因 素调查.中国全科医学,2004,7(13):974-976
      [13]汪凯,李秉瑜.成都农村老年人的家庭健康评价.中国老年学杂志,1998,18(2): 4-6
      [14]范群,刘建华,李学信,等.社区家庭功能及其相关因素的探讨.中国全科医学,2 001,4(8):638-639
      [15]池丽萍,辛自强.家庭功能及其相关因素研究.心理学探新,2001,21(3):55-60
      [16]易法建.家庭功能与大学生社会化的研究.青年研究,1998,6:34-38
      [17]Shek, DT. Family Functioning and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School A djustme nt, and Problem Behavior in Chinese Adolescents With and Without Economic Disadv antage. Journal of Genetic Psychology, 2002,163(4):497-500
      [18]Shek DTL. Individual and dyadic predictors family functioning in aChinese"context.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Family Therapy, 1999,27(1):49-61
      [19]Shek DTL. A longitudinal study of the relations of family functioni ng to a dolescent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Journal of the Youth Study, 1998,1(2):195- 209
      [20]范群,刘建华,李学信,等.家庭生活周期与家庭功能的关系.江苏预防医学,200 1,12(3):5-7
      [21]Andrew LS. Crisis theory and Family Growth. The Family Coordinator,1976,7:291-295
      [22]Lavee Y, Olson DH. Family Types and Response to Stress. Journal ofMarriage and the Family, 1991,(53):786-798
      [23]刘枫,何炜杰,张秀花.家庭功能状况对抑郁情绪的心理影响.中国校医,2003,1 7(5):432-433
      [24]谢虹,艾宪淮,朱宝俊.家庭环境与高中生心理健康水平的相关研究.中国行为 医学科学,2001,10(5):478
      [25]郝玉芳,郝庆英,曾利琴.心血管患者的心理卫生状况与家庭功能的相关性研究 .健康心理学杂志,2001,9(1):1-2
      [26]汤晖毅,黄海.青少年疏离感与家庭功能、人格的关系研究.中国临床心理学杂 志,2004,12(2):35-36
      [27]谢小华,胡利君,何永成,等.腹膜透析患者家庭社会支持与抑郁关系的研究.中 国实用护理杂志,2004,20(12):3-5
      [28]Fauber RL, Long N. Children in context: The role of family in childpsycho therapy. Journal of Consulting and Clinical Psychology, 1991,59(6):813-820
      [29]易进.心理咨询与治疗中的家庭理论.心理学动态,1997,6(1):37-42
      [30]Cumsiell PE, Epstein NB. Family cohesion, family adaptability, soci al supp ort, and adolescent depressive symptoms in outpatient clinic families. Journal o f Family Psychology, 1994,8:202-214
      [31]方晓义,郑宇,林丹华.家庭诸因素与初中生吸烟行为的关系.心理学报,2001,3 3(3):244-250
      [32]辛自强,陈诗芳,俞国良.小学学习不良儿童家庭功能研究.心理发展与教育,19 99,1:22-26
      (收稿日期:2008-01-09)

    • 范文大全
    • 教案下载
    • 优秀作文
    • 励志
    • 课件
    • 散文
    • 文档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