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范文大全
  • 个人简历
  • 教案下载
  • 课件
  • 优秀作文
  • 试题库
  • 诗词鉴赏
  • 国学散文
  • 励志
  • 名人名言
  • 黑板报
  • 成语大全
  • 当前位置: 酷米范文网 > 课件 > 正文

    【新闻魔鬼定律(八)】男女分手的魔鬼定律

    时间:2019-05-07 02:41:15 来源:酷米范文网 本文已影响 酷米范文网手机站

      马驴定律      唐朝贞观年间,长安城西郊的一个庄户人家里,有一匹马和一头驴,它们自小是好朋友。马在外面拉货,驴在家中拉磨。后来,马被农夫卖到了京城。
      贞观三年,这匹马被玄奘大师选中,前往西天取经。17年后,马驮着佛经跟随唐僧回长安,它来到磨坊看望驴朋友。
      马讲述了这次取经路上的经历:翻越无数的山川,穿过浩瀚的沙漠,见证过沧海桑田的变幻,经历过火焰山的热浪滔天,还有数不尽的邪魔歪道,变化多端的白骨精,佛法无边的如来佛祖……驴惊叹道:“你的见闻真广呀!那么遥远的道路,我连想都不敢想。”马说:“其实,我们行走的路程差不多。当我向西域前进的时候,你一步也没停歇。不同的是,我在玄奘大师的带领下走向一个远大的目标,而你却被主人蒙住了眼睛,整天围着磨盘打转。”
      
      马驴定律:当驴或者做马,都是领导说了算。
      别听那匹马瞎吹什么“远大的目标”,成为取经的千里马或者做了拉磨的闷头驴,都离不开领导的栽培。
      譬如新闻人的角色定位,做记者或是搞编辑,当校对或者做经营,谁也不是一生下来就会。特别是新入职的年轻人,本身就是一张白纸,让你干啥就干啥,都是领导给分配的。第一份工作就像你的初恋,在职业生涯中会留下终身的胎记,怎么都抹不掉。
      新闻这个行当,呈现在受众眼中的,不外乎文字、图片、声音和图像。可内部的分工却细致而精微,大体而言是记者和编辑,具体来说编采链条上连缀着包括热线的接线员、组版员、校对、美编、责编、审读、第一读者、印刷工、发行员等众多的岗位。新闻单位人头攒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每个人都不可或缺。以传统的眼光来看,这是个斯文职业;以现代产业的目光打量,它是个知识密集、技术密集、资金密集的智慧产业。
      托身于此,最好每个岗位都经历一下,实际上很难,近乎痴人说梦。如此多的岗位都做一遍,要耗费大半生的光阴。一般就是经过两三次的转岗,最后沉淀在一个位置上“骈死于槽枥之间”,为着“一捧草料”而终日转着圈子。
      圈子转久了,曾经的梦想就会消磨殆尽。一个人,走下坡路还是青云直上,受方向决定,也受梦想指引――路向选择很重要。这些都是台面上的话,如果没有领导的垂青,别说上坡,恐怕连饭碗都成问题。所以说,理想是个软蛋,碰到坚硬的现实就被撞个粉碎。
      经济学的一代宗师保罗・萨缪尔森非常欣赏美国老罗斯福总统的一句话:“我的黑人士官是我所认识的最勇敢的人,他跟在我的后头上了圣璜山。”看到了吧,再有能耐也能耐不过领导啊。
      唐朝的那匹马,如果没有唐僧这个好领导,还风光什么?磨坊里的那头驴,就是因为有农夫这个领导,才沦落至此。对于那头驴来说,待遇不好还不能发牢骚,如果惹得领导不高兴,卸磨杀驴,拿你的驴皮熬成阿胶去补女人的身子。
      有句话人们常说,“是骡子是马牵出来遛遛”。这话可不是普通人说得的,除非你是领导。如果你不是领导,我是骡子是马干卿何事?
      其实,论资质和禀赋,大家都差不多。为何有的人成为人中的吕布、马中的赤兔?有的人成为倒霉蛋、转磨驴?其中的关节,人人明白人人不说,如果要说,大家全都托付给一个词――命!
      世事往往如此,有些事后悔没做,有些事做了后悔。我们都老得太快,却聪明得太迟。
      
      海妖定律
      
      塞壬是希腊神话中的美丽海妖,居住在荒僻的海岛上。她长发随风,姿容娇艳,体态优雅,有着天籁般的噪音,专门以美妙的歌声迷惑航海的人。每当看见船只驶过,她就唱起动听的歌谣。凡是听到她歌声的水手都会心醉神迷,不可自持地调转船头循着歌声驶去,最后在那片暗礁密布的大海中遭遇灭顶之灾。她所在的地方早已白骨成堆,而她甜蜜的嗓音总是一如既往地婉转清澈,飘荡在海天之间。
      
      海妖定律:越是致命的东西,越会以动人的面貌出现。
      对一件事情,怎么报道,如何评论,各个媒体有角度的不同,有水平的不同,但有一样东西是相同的,就是公信力。公信力是媒体的命根子,所有媒体皆然。
      对媒体公信力的绞杀一直没有停止。其表现,有粗暴的,如用权力直接压制;有卑劣的,如用金钱贿赂记者;有温柔的,如用广告投放来对冲。其中,这温柔一刀最具杀伤力。
      报道一个单位的丑行,可以用钱来摆平。小丑花小钱,大丑花大钱。大丑往往受害的人更多,关注的媒体甚众。没关系,我给你广告,你也别报道,见者有份,达到多赢。这是单位对单位,当事人对媒体,追究起来殊为不易。用丑闻消灭丑闻,一件丑闻就这样消弭于无形。你说是丑闻?不是吧,丑而不闻不为丑,何丑之有?
      钱是个好东西,不当而获的就不是好东西。记者私相授受还有人来教育,单位拿钱,谁来教育教育者?
      美国《财富》杂志总裁讲过一个例子:《财富》杂志曾做了一个IBM总裁郭士纳的封面故事。结果郭士纳总裁很不喜欢这个报道。从那以后,《财富》便再也没有IBM的广告了。
      郭士纳能让大象跳舞,他为什么不能让媒体跳舞?他之所以敢如此做,就是因为媒体众多,有大大的挑选余地。你不让我满意,我不投桃报李。虽然我们很不认同他的做法,但我们还没有天真到指望天底下只有一家媒体。所以,《财富》的深刻教训大家吸取得很快,尤其是面临巨大经营压力的市场化媒体,经常为了五斗米抬不起头来。大家很明白一个道理:郭士纳们能让大象跳舞,也能让大家跳楼……或者跳梁。
      所以,业内有个不成文的“媒体共识”:有一种资源你不能浪费――商业资源;有一种客户你不要得罪――广告客户;有一种进攻很不好防备――商业围剿。商业的力量就是在笑眯眯中把你搞掂。
      加拿大女诗人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写过一首《塞壬之歌》的诗,诗中塞壬温柔地唱道:
      “请近一些,再近一些,
      求求你!救救我!
      只有你,只有你能够,
      你是我的唯一。”
      就是这样一首重复咏唱的歌,每每所向披靡,留下海滩上比比皆是的白骨。
      在职场、在官场、在新闻场,“海妖”无处不在。致命的诱惑化身为金钱、名誉、身份、地位、至高无上的权力和不能兑现的谎言等形式出现。要想让人生之舟、新闻之船顺利航行,需要智慧、策略和定力。
      在希腊神话中,有两位英雄成功地抵御了塞壬的诱惑。一个是阿尔戈英雄中的俄耳甫斯,他让悠扬的琴声盖过了女妖的歌声,同时船后吹来一阵瑟瑟作响的南风,把女妖的歌声吹到了九霄云外;另一位是特洛伊战争英雄奥德修斯,他让手下的海员以蜂蜡封住双耳,为了聆听塞壬的歌声,他让海员将自己绑缚在桅杆上,从而摆脱了塞壬女妖的引诱。
      面对现实世界美艳如花的“塞壬”,你可以用蜂蜡封住自己的耳朵,你也可以把自己捆在一个“船桅”上,或者让自己比塞壬强大。果真如此,你就是英雄,一定会成为传奇。
      
      颜驷定律
      
      班固在《汉武故事》记载了这么一件事:
      上(汉武帝)尝辇至郎署,见一老翁,须鬓皓白,衣服不整。
      上问曰:“公何时为郎,何其老也?”
      对曰:“臣姓颜名驷,江都人也,以文帝时为郎。”
      上问曰:“何其老而不遇也?”
      驷曰:“文帝好文而臣好武,景帝好老而臣尚少,陛下好少而臣已老,是以三世不遇。故老于郎署。”
      上感其言,擢拜会稽都尉。
      
      颜驷定律:没有政治敏感,迟早要付代价。
      提起政治,或许太严肃、或许太复杂,年轻人有意无意地和政治保持着距离。等到明白政治真的很重要的时候,大约已经人到中年,只能发出郎潜白发的悲叹,这是成熟的代价。
      苏轼有诗云:“白发郎潜旧使君,至今人道最能文。”没有政治敏感,越是会写东西越惹麻烦越添乱,坡翁自己就属于能写会道缺心眼的那类,“乌台诗案”让老先生体会到了人心的阴冷。在先朝旧代,能文者经常无意触碰到君主的痛处而惨遭文字狱。中国历史上文字狱以明清两朝最烈,清人龚自珍诗云:“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只为稻粱谋。”其实,如果没有政治敏感,著书不仅谋不来稻粱,很有可能谋掉了项上人头。
      在当代,不用担心文字狱,倒要注意文字祸。1996年,江泽民在视察人民日报社时提出了舆论导向的“福祸论”:舆论导向正确,是党和人民之福;舆论导向错误,是党和人民之祸。12年后,胡锦涛在人民日报考察时提出了“利误论”:舆论引导正确,利党利国利民;舆论引导错误,误党误国误民。新闻工作是政治性极强的工作,记者不是单纯的“写稿匠”,而是要以政治家的眼光和态度去认识事物,并从中开掘出能够化解社会矛盾、促进人类进步的“珍宝”,达到这个境界就离不开新闻敏感的修炼。政治敏感是记者的生命,是记者的职业灵魂。不仅关系到新闻工作的成败,更是衡量新闻工作者是否优秀的标尺。
      对于新闻单位的领导来说,政治敏感更重要。新闻领导政治上不敏感迟早要犯错误。一个政治上不敏感的领导,不是一个成熟的领导。当新闻官,首要的是能够把握方向,如果方向错了,锦绣文章最好烂在肚子里。
      颜驷三世得不到重用,大半生无法出人头地,教训非常深刻。幸好他到老开了窍,开始敏感起来。他利用自己在中直机关工作,能出现在领导视野里的宝贵机遇,抓住皇帝问话的机会巧发牢骚:“文帝喜欢知识分子,而我却是耍枪杆子的。景帝重用老干部,那时我还年轻。到了现在,走进新时代,您提倡年轻化,而我已经老了。就这样,经历了三个时代都得不到升迁。”汉武帝动了恻隐之心,最后给了个“安慰官”,提拔颜驷当了会稽都尉,相当于现在的武警大队长。历史上和颜驷差不多的也有一个人,叫冯唐。但冯唐没有颜驷幸运,左思《咏史》说:“冯公岂不伟,白首不见招”。也是吃了政治不敏感的亏。
      我们提出要增强政治敏感,不是为了当官而是为了把关。把不好关,迟早要付出代价的。啥都可以错,方向不能错;啥都可以缺,心眼不能缺。
      
      (作者为深圳商报编委、高级记者)

    • 范文大全
    • 教案下载
    • 优秀作文
    • 励志
    • 课件
    • 散文
    • 名人名言